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天生丽质的骚妇
天生丽质的骚妇

天生丽质的骚妇

“榆少爷,您跟我回去吧!”

  “如今陆家无人掌权,等着您主持大局。”

  “您是唯一的嫡系继承人了,陆家三百年传承,可不能毁于一旦啊!”

  江南市,琉璃街玉器行内,一名衣着华贵的老者弯着腰,对略显寒酸的陆榆恭敬地说道。

  这一幕,让店内众人都瞠目结舌。

  而陆榆神色淡然,没有理会老者,低头挑选着玉器。

  纪家企业庆典,选的礼物自然不能太随意才好,陆榆思索片刻,终于拿起一尊价值1999元的玉雕,交到了店主手里。

  唐装老者见状,心中低叹一声,榆少爷选的这份廉价贺礼,只怕要被纪家人耻笑的。他向店主使了个眼色,店主会意地点了点头,转过身去,悄然换了个玉雕。

  陆榆没有留意这些,他背对着老者,淡漠地开口:“陆家要毁,与我何关?”

  “我从小就不喜争抢,身份地位,家族资源,我都可以不在乎。哥哥性格跋扈,他们却说有王者之风,其实只是想捧杀他,以谋家主之位。”

  “所以,他们觉得我是个威胁,离间我和哥哥不说,还联合起来将我赶出魔都。陆家三百年,我是第一个被逐出家门的嫡系子弟。”

  “如今,哥哥病逝,陆家蒙难,他们勾勾手,便想让我回去?当我陆榆是条狗吗?”

  “你走吧,别再来打扰我,我只是纪家的上门女婿,不是什么榆少爷。”

  陆榆话落,店主便把包装好的玉雕呈了上来,陆榆拿起礼品盒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老者直起身来,看着陆榆倔强的背影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“老板,玉雕已经换成了您的那一尊。”店主邀功般地说道。

  老者点了点头,心中暗道,“榆少爷,别怪老奴暴露你的身份。区区纪家,不值得您如此。”

  纪家,在江南市名气并不小。

  三年前陆榆流落至此,被纪老爷子收留,得纪家恩情。

  后来,纪老爷子更是把纪家千金嫁给他,惊动了整个江南市,也造就了今天的废婿陆榆。

  那纪家千金纪凝雪,虽是旁系,但深受纪老爷子宠爱,而容貌更是倾国倾城,在江南市算得上是女神,追求她的青年才俊数不胜数。

  可她却嫁给了一无是处的陆榆,不知让多少人笑掉了大牙。

  陆榆的真正身份只有纪老爷子知道,可在陆榆婚礼一个月后,纪老爷子突发疾病去世,也将这个秘密带进了土里。

  从此陆榆便真的成为了一个废物赘婿。

  他当初感念恩情留在纪家,只是没想到,三年的时间里,他也真的喜欢上了纪凝雪。

  三年来,陆榆为纪凝雪洗衣做饭,操持家务,接送她上班下班,风雨不改。同时,他也经历了无数冷眼和嘲讽,被整个江南市当成一个笑话,被纪家人当成奇耻大辱。

  陆榆也认了,任何一种生活,久了都会成为习惯。

  至于刚才的事情,陆榆心中毫无波澜。

  要回陆家,可没有那么简单的。当初赶他出家门的那些人,巴不得他死,陆家是个龙潭虎穴,多的是勾心斗角,而陆榆并不想去争。

  回到纪家,陆榆便见纪凝雪站在门口,神情有些焦急,他小跑上前,“凝雪,我回来了。”

  “东西买了吧?”纪凝雪冷漠地问道。

  “买好了。”陆榆点了点头,举起手中的礼品盒。可纪凝雪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,她根本没有指望陆榆拿出多么惊艳的东西。

 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爷爷非要让自己,嫁给这么一个窝囊的男人。

  爷爷去世之前,拉着她的手说,一定不能小瞧陆榆,江南纪家,会在陆榆的手中飞黄腾达。

  当时纪凝雪是震惊的,因为爷爷从来不会跟她说谎,难道陆榆还有什么神秘身份不成?

  但三年过去了,她没有在陆榆身上看到任何希望。

  “那就赶紧出发吧,时间不早了,爸妈已经过去了。”

  “等会纪家所有的嫡系以及旁系都会到场,还有江南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,你千万不能乱说话。”纪凝雪神情冷淡的说着。

  陆榆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纪凝雪看他这副神情,更是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。

  两人到了纪家企业公司大厦,公司大楼门前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。

  偏厅里,不少纪家亲戚都已经到场,纪凝雪笑着跟他们打招呼,陆榆则是静静地跟在纪凝雪身后,并未多言。

  然而即便如此,还是有人没打算放过他。

  纪凝雪的堂哥纪鸿宇,他每次见到陆榆,都要刁难一番,将陆榆贬低的如同小丑,给大家逗逗乐子。谁让陆榆这么没用,以至于令整个纪家蒙羞呢。

  “陆榆,你竟然也来了?呵呵,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玩意儿?”纪鸿宇一脸戏谑。纪家其他人也是面带玩味,看着那普通的礼品盒,就知道陆榆手中的东西,一文不值。

  “贺礼。”陆榆简短地回答道。

  纪鸿宇不屑一笑:“贺礼?不会是在地摊买的吧?”

  “不是,在玉器行买的。”陆榆如实回答。

  “呵呵,你不会以为随便一块玉,都能拿出来送吧。花了多少钱啊,拿出来让大家看看,要是那种几千块的货色,可上不了这个台面。”

  纪凝雪的柳叶眉微微皱起,她也不知道陆榆到底买了什么,可纪鸿宇明显是故意刁难。

  “无论买什么,都是陆榆的一片心意,这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吧?”

  陆榆看了她一眼,有些诧异,他没想到,纪凝雪会帮自己说话。

  “哼,你这话就错了,我们纪家在江南也是大家族,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,你让这个废物送了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,岂不是辱没了纪家的名声?”

  “你……纪鸿宇,你别太过分!”纪凝雪气得小脸微红,胸脯剧烈地起伏着。

  “吵什么呢?!”这时,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。众人一看,是纪家产业现任董事长纪乐山,纪鸿宇的父亲。

  “公司庆典要开始了,都随我出来吧。”纪乐山丢下这句话,转身朝着大厅走去。纪鸿宇剜了陆榆一眼,冷哼一声,跟在父亲身后,其他人见状,也陆续跟上。

  庆典开始后,江南市各个大大小小的势力,都送上贺礼。

  “江南孙家,送王羲之真迹字画一副,祝纪家企业繁荣昌盛!”

  “江南宏发公司,送玉算盘一件,祝纪家吉祥如意!”

  “江南市王家集团……”

  纪乐山听得满脸红光,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“最后一位,请纪家旁系纪玉树家,送上贺礼!”

  陆榆提着礼品盒缓步上前,纪家人和江南市的大小势力代表,均是露出一阵嗤笑。

  纪鸿宇更是一脸阴笑,让陆榆最后一个送礼,自然是他的安排,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看着这个废物出丑。

  在众人的嗤笑声中,纪凝雪紧张得攥着拳头,盯着陆榆手中的礼品盒。

  而纪凝雪的父母,纪玉树和汤秋云,尴尬地别过头不想去看,但又忍不住用余光偷瞄。

  陆榆将包装盒放在桌面上,随后轻轻打开。

  出乎意料地,众人的嗤笑声戛然而止,大厅中落针可闻。

  只见一尊洁白无瑕的玉质貔貅兽雕,静静地坐落其中,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贵重,便是再眼拙的人也能看出来的,更何况,在座的都是身家不俗之人。

  所有人都愣了,陆榆一个身无分文的废物,还能拿出这么高级的货色来?

  而陆榆眼中同样有些惊讶,这尊玉雕,好像不是自己选的那尊啊!

  他选的那尊,价值两千而已,绝对没有如此上乘的玉质和雕工。

  眼前这一尊玉雕,用玉是上乘的汉白玉,雕工显然出自名家之手,如果他没看走眼,想必是玉雕大师白老的作品!

  而这种尺寸的貔貅玉雕,白老生平只雕过一对,就是五年前,为魔都陆家而作的那一对!

  “陆榆,你究竟是何居心?竟然送个凶兽玉雕过来?”正在陆榆呆愣之时,纪鸿宇忽地愤然大喝一声。

  众人闻言,皆是一愣,原想着陆榆拿出廉价的礼物,必定会贻笑大方。

  但这貔貅一看就不是凡品,想来是价值不菲的,纪鸿宇还能挑出什么毛病来?

  “貔貅乃是凶兽,只进不出,你送这个莫不是想吞下纪家企业?”

  “你虽是上门女婿,但这三年来,你的吃穿用度,哪一样不是纪家维持的?纪家待你不薄,你却如此恩将仇报,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?”

  纪鸿宇怒目圆睁,气得脸色通红。他怒的不是陆榆的贺礼有问题,而是这废物竟然拿出了如此不凡之物,让他心中不甘。

  陆榆微微皱眉,这纪鸿宇为了打压他,还真是不择手段啊!

  不过,来的时候纪凝雪说了,即使受到羞辱也要忍下,所以陆榆不打算跟他计较。

  “爸,你看陆榆这用心歹毒的贺礼,咱可不能收啊!”纪鸿宇见没有人附和他,求助般地看向自己的父亲。

  纪乐山眉头微微皱起,看着陆榆的眼神闪过一丝不耐:“陆榆,你野心不小。”

  众人一见纪乐山都开口了,均是嗤笑不已,幸灾乐祸。原本陆榆拿出这么一尊玉雕,众人着实被惊艳了一把!现在倒好,弄巧成拙,得罪了纪乐山,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!

  纪玉树夫妇原以为这回能挽回面子,不曾想却是丢了更大的人,脸色难堪。

  纪凝雪心中更是憋屈,陆榆啊陆榆,你送什么不好,非要送这么一尊貔貅凶兽?

  你哪怕是送一件价值低廉的东西,也就受到一番羞辱罢了,这些事情对于你来说不就是家常便饭么?

  可你偏偏要哗众取宠,自以为是地送上一尊凶兽,让人以为你对纪家产业有野心?

  你这是将我们这一系,要往死里作啊!

  就在场中气氛正诡异之时,门外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喝声,“陆家贺礼到!”

  陆家?众人皆是一愣。

  在场这么多人,只有陆榆姓陆,但众人根本没有将陆家往陆榆身上想。

  “陆家?哪个陆家?”纪乐山也有些意外,不过并未失态,别人这么隆重地送贺礼过来,他肯定要亲自迎接。

  只见一众黑衣人抬着几个箱子,鱼贯而入,气场强大。

  “敢问阁下是?”纪乐山小跑上前,对着为首一名中年问道。

  “陆家为纪家企业庆典送来贺礼!另外,替我们小少爷还债。”中年人淡淡说道。

  “小少爷?还,还债?”纪乐山有些懵,纪家人也是面面相觑。

  接着几个大箱子被打开,名贵字画,金银玉饰,一一展现在众人眼前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一尊通体白色的貔貅玉雕,那貔貅雕刻的栩栩如生,一看便是价值连城。

  不过,有人一眼就认出来,这尊玉雕,跟陆榆送来的那一尊,有点相似啊……

  不仅是相似,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!

  无论大小还是造型,甚至连那汉白玉的色泽,怎么看都怎么像是一对。

  “这是纪家企业五周年庆典贺礼,纪董笑纳。”

  中年说着,又指向了另外几个箱子:“这些,是替小少爷还的债。”

  “唰!”箱子打开,入目一片红色,全都是现钞!

  “现金彩礼,九百九十九万!”

  “彩,彩礼……”纪乐山目光呆滞,九百九十九万的现钞,还是彩礼?

  当鲜红的钞票被码放在大厅桌子,全场都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被震撼了。

  江南毕竟只是一座小城,千万富翁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存在。

  而现在这个陆家,挥手就下了千万聘礼,这是什么样的手笔?

  纪乐山虽不是等闲之辈,但此时也错愕不已。

  只是,陆家为何下彩礼?莫非这陆家的小少爷,看上了纪家的哪位姑娘?

  纪家那些未婚女子,均是一阵激动。

  哪怕不知道这个陆家究竟是何方神圣,但能拿出这么多聘礼的,岂能是一般家族,必然是超级豪门啊!

  “东西我已经送到,就不叨扰了。后续事宜,小少爷会和你们谈。”中年淡淡丢下一句,随后就带人离开,毫不拖泥带水。

  纪乐山心中是无比疑惑,此人究竟是什么意思,陆家为什么要给纪家还债?他很清楚,纪家绝对不曾结识陆家这么一个大家族。

  那些江南富豪们,则是一阵艳羡的看着纪乐山,纪乐山竟然认识如此豪门?

  看来,以后得跟纪家好好打打关系了,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。

  “恭喜纪总啊,这真的是,可喜可贺!”一众江南富豪均是前来拱手祝贺。

  纪乐山心中虽然疑惑,但仍旧笑着回复众人。

  陆榆表情阴冷,甚至带着一丝暴戾,低着头一言不发。

  陆家,你们这是做什么?

  替我还债?

  你们觉得,这样又能弥补什么?

  整整三年了,你们以为,我陆榆稀罕么?

  “各位先在这里稍作休息,我要将眼前的事情处理一下。”纪乐山对江南富豪拱手,将纪家众人召集到了偏厅中,这里是专门给纪家人聚会的。

  纪鸿宇抚着貔貅玉雕,忍不住夸赞道,“爸,你看这汉白玉貔貅,它能赈灾辟邪,安风水促姻缘,实在是极品中的极品啊!”

  “是啊。”纪乐山也是一阵开怀,但随后,众人就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情。

  因为这汉白玉貔貅,竟然跟陆榆送来的那只貔貅,一模一样!

  无论是造型还是材质,还是那种温凉的触感,都是分毫不差!

  怎么看,都怎么像是一对。

  东西都是一样的,但就是因为来自不同人之手,那价值也是不一样的。

  “这貔貅跟陆榆的那件……”纪凝雪也早就发现了这件事,见他们对这两尊一样的玉雕如此区别对待,忍不住出声提醒。

  “跟陆榆有什么关系?他那件,不过是在玉器行花一千几百买的货色,也配跟陆家的贺礼比?!”纪鸿宇直接将纪凝雪的话语打断。

  陆榆无奈地笑了笑,在场的人,又有谁能想到,自己买的贺礼早被陆家调包了呢。

  现在他送的那一尊,和陆家送的根本就是一对。陆家为了这事,煞费苦心,可惜,纪家人心太瞎,事实摆在眼前,愣是不愿相信,陆榆也懒得解释。

  纪凝雪眼神黯了黯,是啊,百无一用的陆榆,和出手阔绰的陆家有什么关系呢?

  “不知道陆家少爷看上谁了呢?”有人开口问道。

  “这还用说么,肯定是我。”一名身材火爆长相娇媚的纪家女孩子挺了挺胸口道。

  “明明是我好吧!我前几天认识一个出手阔绰的少爷,与我很是投缘,说不定他就是陆家神秘的少爷呢。”

  纪家几个女孩子当仁不让,碰见这种事情哪里还顾得上矜持?

  纪凝雪越听越难受,她知道那个人不可能自己,毕竟她已经是有夫之妇。

  虽然无夫妻之实,但终究有着夫妻之名。

  陆家那位贵少,哪会看得上她这个人妇?

  “都别吵了,彩礼我先保管着,陆家少爷既然送了彩礼,必定会亲自露面,这件事到时候再说不迟。”纪乐山位高权重一锤定音,众人自无不可。

  庆典继续进行,纪乐山被江南各界名流巴结着,好不威风。

  而纪凝雪一家连饭都没吃,就在众人的嘲讽目光中狼狈离开了。

  当年陆榆入赘纪家,作为一个赘婿上门,说白了就是倒插门,哪会有什么聘礼?

  纪凝雪哪怕是嫁给一个平民,人家也能拿出来几万彩礼吧?可陆榆呢?

  三年来除了混吃等死还能干什么?同样都是姓陆,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?

  回到家中,纪凝雪坐在沙发上,一言不发。

  汤秋云指着纪玉树,劈头盖脸一顿骂。

  “看见什么是差距了吗?人家陆家下聘礼价值千万,可小雪当初呢,连一毛钱都没有!”

  “要不是你懦弱,老爷子当初怎么会不顾我们反对,硬让小雪嫁给陆榆这个废物?”

  “老娘也真是瞎了眼,本以为嫁到纪家可以做少奶奶吃香的喝辣的,谁知道摊上你这个废物?”

  “小雪容貌倾城,本应该迎来一个豪婿扬眉吐气,谁知道也嫁给了一个废物,我汤秋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?”

  汤秋云越说越生气,到了最后已经是吼了出来。

  纪玉树一言不发,连反驳的胆子都没有,将妻管严这个词演绎的淋漓尽致。

  并且他知道自己确实没用,更是不敢在汤秋云面前态度强硬。

  “你就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废物!我告诉你,必须让小雪跟陆榆离婚!”汤秋云越发蛮横,当着陆榆的面就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  纪玉树面带苦色道:“老爷子当年说过,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小雪跟陆榆离婚,陆榆他……”纪玉树看了一眼旁边的陆榆,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。

  老爷子当初留给了纪玉树两句话。

  龙游浅滩遭虾戏,虎落平阳被犬欺。

  金鳞绝非池中物,一遇风云便化龙。

  但纪玉树足足等了三年,都没等到陆榆的风云,更没看到陆榆化龙的时刻。

  “你是不是还想说他不是池中之物?”

  “他就是比你还窝囊的窝囊废,丧门星!毁了我们家,毁了小雪的一辈子!”

  “你不心疼姑娘,我心疼我闺女!!”

  纪玉树满脸痛苦,他何尝不心疼自己的女儿?

  纪家产业很大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红衣文学] 回复数字15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但纪玉树这一系却是最不受待见的。

  原因就是纪老爷子一直对纪凝雪比较看重,遭到了所有人的妒忌。

  可偏偏后来纪老爷子突发疾病,还未来得及立下遗嘱,便撒手人寰。

  纪乐山作为纪家长子,顺理成章的接管了纪家产业,于是便对纪玉树一家处处打压。

  他们虽然不敢直接将纪玉树一家直接撵出去,但公司内所有脏活累活,都全部交给了纪凝雪去做。而纪凝雪的夫婿又是如此不中用,没人为纪玉树一家出头,他们沦为了整个纪家嘲讽的对象。

  但离婚这件事情纪玉树说了不算,一来他注重孝道,绝对不会违背纪老爷子的遗嘱。

  二来,纪家在江南市多少算个不大不小的豪门,怎么能随意的成婚离婚?

  听着汤秋云的哭诉,纪凝雪低着头一言不发,陆榆则是心中轻叹。

  汤秋云看着陆榆低着头的懦弱模样,更是怒气冲冲地转身走进房间,拿出来一份文件,甩到陆榆面前。

  “陆榆,你要是个男人,你若是真的为小雪好,就给我签字,离婚!”

  文件上,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格外刺眼,纪玉树和纪凝雪都瞪大了眼睛看向汤秋云,没想到她连离婚协议都准备好了。

  “秋云……”

  “妈……”

  汤秋云没有理会父女二人,而是看着陆榆,那眼神似乎陆榆不签字,她就不罢休。

  陆榆也是微微一怔,看着眼前的文件,轻轻地苦笑了一下。

  “好,我签。”陆榆抬起头,对汤秋云说道,“既然我让纪家蒙羞,让凝雪受委屈,那我就离开吧。”

  纪凝雪闻言,惊愕地看向陆榆,就连纪玉树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  只是,纪凝雪眼中蕴含的意思很是复杂。

  唯有汤秋云大喜,急忙把笔塞到陆榆手中,怕他反悔似的,“你签,现在就签!”

  陆榆深呼两口气,准备签字。

  他今天走了,但他不会永远离开。

  纪凝雪,是他喜欢的人,等他下次回来之时,必然让纪凝雪享受无上荣光。

  “我不想离婚。”正在这时,纪凝雪的声音传来,陆榆的动作猛然停滞。

  语气无比平静,但其中蕴含的意思又很坚定。

  “小雪你疯了吧?以你的容貌,就算是改嫁,也有大把的优秀青年等你挑选,你何苦要跟一个窝囊废浪费时间?”汤秋云一脸错愕。

  汤秋云从未想过,陆榆都答应签字了,纪凝雪却是不愿意离婚。

  “不,三年来,陆榆虽然没做出什么大事,但他任劳任怨,包揽所有家务。”

  “他每天接送我上下班,风雨不改,也从未让我饿着,哪怕我加班到夜里十二点,他也会送饭过去。就是一条狗,养了三年也有感情,更何况是一个人呢?

  “我看不起他的窝囊,但我并不恨他。”

  “并且,大伯也不会让我们离婚的,纪家的颜面,比我们一家都重要。”

  屋内随着纪凝雪的这番话,全部都陷入了宁静。

  陆榆握着笔的手微微颤抖,呼吸有些急促。

  面对陆家的人,他都不曾如此激动,但此刻却再也无法平静。

  陆榆以为,从小的遭遇加上这三年经历,早就看穿世间人心,将心境锻炼得坚如磐石。

  但纪凝雪的这番话,真真触动到了他的内心。

  原来纪凝雪,对自己是有感情的?

  人,总要为了一些值得的东西,去无所顾忌的拼上一把,不是么?

  而现在,陆榆好像找到了,值得他改变的东西。

  陆榆转身帮纪凝雪擦去了泪珠,“凝雪,这三年,委屈你了。”

  “你渴望改变么?只要你想,我就能改变现状。”

  “只要你愿意,哪怕是天上的星辰,我也为你摘下。哪怕是天下的山河,我也为你打下!”

  这一刻,陆榆霸气无比,再无半分窝囊废的样子。他仿佛那藏锋多年的绝世神剑,将要破鞘而出,震撼天下。

  “你是认真的么?”纪凝雪鬼使神差的问出这句话。

  “真的,你只需点点头,我陆榆为你,倾尽所有。”陆榆神色认真。

  “好!我不要天上星辰,也不要天下山河,我只是不想再被人看不起,不想再承受他们的嘲讽和捉弄!我要所有人,都不敢再欺负我们!”

  说到最后,纪凝雪已经是声嘶力竭,仿佛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喊出这番话。

  三年来受到的冷嘲热讽,加上今天的处处针对,纪凝雪再也无法承受,濒临崩溃。

  “好!”陆榆话语简洁,回了一个字便转身离开。

  身后,汤秋云和纪玉树面面相觑,纪凝雪则是双臂抱在一起,慢慢的蹲了下去,仿佛所有力量都被抽干了一般。

  半小时后,江南市外滩。

  一个跟陆榆年龄相仿的花季女孩儿,坐在陆榆身边,一起看着风景。

  这女孩穿着考究,气质不凡,一看便知是豪门千金。

  “陆榆哥哥,你终于决定要回陆家了吗?”陆梓涵轻轻开口,声音无比空灵。

  面对陆梓涵,陆榆不像面对玉雕店的那位老者那般冷漠,毕竟,这陆梓涵是陆家人当中,为数不多跟他亲近的人。

  “那貔貅玉雕,家族真是费心了。”陆榆淡淡开口道。

  陆梓涵听出一丝戏谑,有些尴尬:“他们觉得,一模一样的貔貅,再加上送礼人暗示的那句话,他们应该能想到是陆榆哥哥。”

  陆榆笑了,在纪家人眼中,他不过是个废物,送礼人暗示的再明显,他们也不会相信,陆榆就是陆家子弟的。

  更是永远都不会相信,陆榆能拿出九百九十九万的聘礼。

  陆家有这么大的自信,只是并不了解陆榆这三年来的遭遇罢了。

  “陆榆哥哥,家族说只要你愿意回来,你受的苦全都不会白受。”陆梓涵接着说道。

  “丧家之犬罢了,倒是让他们挂心了。”陆榆淡淡一笑,语气不悲不喜。

  仿佛已经看尽了一切世态炎凉,连眼神都无比深邃,深邃到让陆梓涵都有些害怕。

  “陆榆哥哥,三年前的事情,确实对你不公平,但你身为陆家唯一继承人,此时只有你能继承陆家家产,这是别人做梦都想要的东西。”陆梓涵有些心疼的看着陆榆。

  当初陆榆被赶出陆家,她也曾找过很久,但都是渺无音讯。

  “是啊,在他们眼中,只是三年不公罢了。”

  “但我陆榆怎可能忘?当初我落魄如狗,若不是承纪老爷子恩情,怕是早已饿死在外面。”

  听闻陆榆这句话,陆梓涵哑口无言。

  “梓涵,整个陆家跟我亲近的人不多,你算一个!所以我不想跟你成为对立面。”

  “你不用给陆家说好话了,陆家欠我的,我会亲自拿回来。”陆榆冷冷一笑。

  陆梓涵沉默半晌,随后平复一下情绪道:“陆榆哥哥,家族将会在江南成立一家公司,由你全权负责。”

  陆榆笑了,目光带着些许玩味。

  “这是家族对我的考验是么,即使到了这种时候,也不相信我陆榆的能力是吗?”

  “行,那他们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看,我陆榆,究竟有没有那个能力。”

  “但是,我做这一切,并不是为了陆家,是为了她。”

  陆榆说完,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开,该做的事情做完了。

  好戏,也要慢慢上演了。

  次日,江南市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。

  整个江南都为之震动,宛若在江南商界发生了一场地震一般。

  而造成地震的原因,是魔都陆家,在江南市设立了新的地产公司,榆雪地产。

  没人知道,陆家这个行事传统的老牌家族,怎么会取这么一个名字。

 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,又是一个重磅炸弹,在整个江南炸开。

  榆雪地产斥重金,将江南北区所有开发区全部收入囊中,要建设一个全新的城区。

  一座城区的建设,那得需要多少建筑材料,多少人力物力?

  这其中,又有多么巨大的利益可图?

  霎时间,整个江南市风起云涌,榆雪地产公司的门槛都被踏破了。

  所有的人都想分上一点汤水喝。

  这其中,就包括纪家。

  纪家也是个地产公司,并且手下还长年养着一批建筑工人。

  这要是能从榆雪地产手中承包点项目下来,那绝对是赚个盆满钵满。

  更何况,纪家众人都认定,这个魔都陆家,就是昨天那个送来聘礼的陆家。

  一时间,和榆雪地产谈合作就成了一件肥差,纪家的子弟都争着去洽谈。其中不乏纪家的女孩子,都以为自己就是陆家看中的儿媳,精心打扮一番便去了榆雪地产。

  原本以为会得到贵宾待遇,拿下跟榆雪地产的合作更是手到擒来。

  但,他们连榆雪地产的大门都没进去。

  所有人,都吃了个闭门羹,碰了一鼻子灰。

  两天之后,纪家家族召开了会议。

  纪乐山今日却是坐在了旁位。首位之上,坐着纪老太太。

  纪老太太平日里不过问企业事务,但若有重大事件,还是由她来主持。

  此时,老太太的脸色不太好看,“没想到,我偌大纪家,连个能跟陆家谈合作的人都没有。”

  “怎么,都打算放弃了吗?”

  老太太有些愠怒,众人均是心中一紧,但依旧没人接话。

  要是放在平日里,这种又能立功又能得到老太太赏识的事情,那他们挤破了头也得去做。

  但是现在,他们已经在榆雪地产碰壁碰的头破血流了,谁还没事去逞能?

  场中陷入沉默,所有人都不敢开口说话,就连一向活跃的纪鸿宇都闭上了嘴巴。

  纪凝雪面色有些复杂,只有她未曾去过,因为这种肥差向来跟她没有关系的。

  但是现在,这个肥差,反倒是成了一块烫手山芋。

  “奶奶,要不,我去试试吧。”纪凝雪下定了决心,忽然开口。

 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心脏在剧烈的跳动。

  纪凝雪并不是要逞能,只是今天来参加会议之前,陆榆告诉她,如果涉及到跟榆雪地产谈合作的事情,就让她应下来。

  当时纪凝雪根本不屑陆榆的话语,只是冷哼一声就推门离开。

  但此时不知为何,纪凝雪忽然想起了陆榆的话语,竟然鬼使神差的主动开口。

  “你?”纪老太太瞥了纪凝雪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不耐。

  纪老爷子在世的时候,独宠纪凝雪,大力栽培纪凝雪,俨然是将纪凝雪当成了接班人培养。

  但是纪老太太重男轻女,对长孙纪鸿宇宠爱有加,她从未将纪凝雪这一脉放在眼中,也根本不相信纪凝雪有这个能力。

  “纪凝雪,你以为你是谁?那榆雪地产可不是什么小公司。”

  “呵呵,自不量力,这么想在奶奶面前表现自己?有这个功夫不如去找个好老公。”

  “是不是觉得陆家给我们纪家女子下了聘礼,有些人就眼红了呢?”

  纪凝雪话音落下,众人一阵不屑议论,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,纪凝雪也想做到?

  听着众人的嘲讽,纪凝雪心中羞怒不已,但又无力辩驳。

  自己怎么信了陆榆的鬼话?

  他明明废物了三年,就算作出改变,又能在这件事上帮上什么忙呢?

  “我觉得可以啊。”纪鸿宇眼珠子一转,忽然开口道,“纪凝雪,你不是一直觉得公司待你不公平么,那这次我们还真愿意给你这个机会,就看你能不能证明自己了。”

  纪鸿宇想的很完美,如今这个烫手山芋谁都不愿意接,正好甩到纪凝雪手中。

  到时候谈不下来合作,纪凝雪丢人不说,老太太这边都够她喝一壶的。

  纪老太太看重纪鸿宇,所以他开口以后,老太太也没再多说,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纪凝雪。

  “好!我会尽力。”纪凝雪此时骑虎难下,只好咬着银牙答应。

  “不过,如果你做不到呢?”纪鸿宇可不准备这么简单的放过纪凝雪。

  纪凝雪愣了,这件事情就算是纪鸿宇的父亲纪乐山,都没有绝对的把握,自己同样没有。

  “如果你做不到,就证明你是个废物。公司不养闲人,那从此以后,纪家企业的事情你就别再插手了。”纪鸿宇冷笑一声道。

  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能力确实不如纪凝雪。

  虽然他现在备受纪老太太看重,又仗着自己的董事长爸爸,坐上了纪家企业总经理之位。

  但纪凝雪仍是个潜在的威胁,他想借这个机会,铲除纪凝雪一脉。

  “你!”纪凝雪愣了,她没想到纪鸿宇竟然会这么做,这是要把她们这一脉,往绝路上逼啊!

  纪凝雪环顾全场,纪老太太闭目养神,其他人则是幸灾乐祸。

  “好!我答应你!”纪凝雪性子刚烈,看到众人的态度,心中也渐渐冷了下去。

  “爽快!记住,如果你做不到,就辞去在公司的一切职务,老实在家待着吧!”纪鸿宇心中极其畅快。

  “如果她做到了呢?”正在这时,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想起。

  “不可能。”纪鸿宇撇嘴回道,随后脸色一怔,立马看向了门口。

  只见陆榆一身简单装扮,神色平淡的站在门口,刚才那句话正是他说的。

  “陆榆,你这个废物来这儿干什么?”纪鸿宇大喊道,“我们公司开会,岂是你一个外人能进来的?!”

  陆榆缓步上前,“我不来,我老婆岂不是要被你欺负了?口口声声说我是外人,可你有把凝雪当自己人吗?堂堂纪家大少,因为惧怕自己的地位被动摇,将一名弱女子逼到如此地步,实在卑鄙!”

  “你!”纪鸿宇被陆榆当众揭穿,顿时脸色涨红,辩驳道,“我怎么了?是她自己答应的!我可没有……”

  陆榆上前一步,逼视着纪鸿宇,眸光凌厉,暗藏杀机,纪鸿宇竟被吓得噎了声。

  “那么,你说,如果凝雪做到了你怎么样呢?”陆榆盯着纪鸿宇,厉声质问。

  “你,你想怎么样?”纪鸿宇看着陆榆的眼神,后背竟一阵发凉。

  纪老太太斜了陆榆一眼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红衣文学] 回复数字15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闪过一丝意外,但并没有要干涉的意思。

  “有来而不往非礼也,既然凝雪做不到就要辞去公司职位,那她若是做到了,你是不是也要辞去公司职位,让给凝雪呢?”

  陆榆神色平淡,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。

  纪鸿宇面色一愣,当即就想开口,其他人也瞬间转过头去看向陆榆。

  这,这陆榆胆子不小!他竟然觊觎纪鸿宇的总经理之位?

  不过纪凝雪若真的跟榆雪地产谈下合作,区区一个总经理又算的了什么?

  榆雪地产一个市场部主管,都比纪家企业总经理还要有能量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红衣文学] 回复数字15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“你敢赌么?”不等纪鸿宇开口,陆榆再上前一步,双目紧盯纪鸿宇道。

  纪鸿宇心中一跳,这个废物,今天好像很不一样?随后他稳定心绪,强笑道,“呵呵,我有何不敢?赌就赌!”

  榆雪地产的人他接触过,最多也就见了个保安头子,连大门都没进得去。

  他还真不信,就凭纪凝雪这一介女流,能跟榆雪地产谈下什么合作。